惟愿lgbygg一路繁花似锦,情长老,爱平安
 

未来可期,小白菜加油鸭,会一直站在身后默默支持,加油,天天开心

镇魂  巍澜同人——中秋特定刀子文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又有人来做灯芯了”
赵云澜正站在镇魂灯里忍受千万倍烈焰灼热燃烧,反复的死去又活来,继续在火焰里燃烧自己。陡然听到这道声音,赵云澜只能眼神动了一下,魂火燃烧的痛让他只能用眼看,用心去想念心尖上最爱的人来镇住自己不被打倒。
  看着眼前的人,孤灯笑着从空中飘下来道: “真有趣”,便手一挥。
  而随着这句声音落下的便是赵云澜身边火焰的隔开,赵云澜瞬间单膝跪了下来,看着自己能动的左手,抬眼,眼神锐利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女。
  “你是谁?”赵云澜撑住身体站起来警惕问道。
  少女对点着手指,眼里带着好奇与研究,面对赵云澜对她的警惕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围着赵云澜环走了一番。
  赵云澜看着蓝衣少女所走过的地方,火焰便自动绕开,甚至温顺了起来,像是宠物想要亲近主人而又不敢在主人没有发话的时候跑过来一样,克制又小心翼翼。
  少女围着赵云澜走了一圈才笑道:“不是你把我唤醒的么!居然还问我是谁”。
  赵云澜瞳孔一震:“你、、你是镇魂灯”
  “嗯,对啊”蓝衣少女笑道,坐在火焰自动变成沙发上看着赵云澜反问着“很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我没想到,原来圣器之一的镇魂灯居然有自己的意识,甚至能幻化成人”赵云澜看着少女坐在火焰沙发上,自己也席地而坐笑着回答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不是很正常么”少女点着头道。
  “那倒也是,你们圣器生活的时间那可比我们人类的时间要长得多了,而且我也好奇,是否其他三个圣器也有意识甚至和你一样能幻化成人”赵云澜一边好奇道一边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结果右手掏了个便也没有掏出一只棒棒糖出来。
  少女看着眼前席地而坐的男子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个东西出来的样子,笑了起来,仰头道:“当然没有啦”。
  赵云澜看着手中没有的棒棒糖,总是觉得嘴里苦涩涩的,很不习惯,看着少女骄傲仰头的样子,笑了一下,道:“刚听说你说第二次看见又有人做灯芯,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牺牲自己成为镇魂灯的燃料,那为什么镇魂灯万年都没有灯芯再燃起来呢?”
  “嗯~,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当然是因为有舍才有得呀!既然想要我来镇守这四方邪祟安魂,当然~就得有拿得出让我出手的代价。再说啦,我又不是强制性的,没准儿,我高兴了,还能让你再去见一面你心心尖上的人”少女看着赵云澜道。
  赵云澜一听,瞬间站起来到少女面前:“你能让我见他”。
  少女点点头道:“我不止让你见他,我还会和你打一个赌”。
  “赌什么?”赵云澜道。
  “赌~还会再见”少女玩着火焰慢慢说道。
  赵云澜笑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看了这世间很多的情,大多刻苦铭心的有,千古绝唱的有,矢志不渝的有,可是~,那有怎么样,还不是一入黄泉,转瞬便是过往云烟,即便有的人记起,也只是相逢对面应不识而已,所以我啊~也想看看你会怎么做。怎么样!敢赌吗?”少女笑道。
  赵云澜笑了一声:“赌头呢?没有赌头我可不堵,毕竟我吃亏得很多”。
  “如果你赢了,我便让你回去,还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复活,免费帮你镇守龙城万年”少女道。
“哇偶,这个赌头有看头,那如果我输了呢?”赵云澜双手撑开道。
“很简单啊,生生世世在这镇魂灯里做我的燃料,怎么样?赌么?”少女看着赵云澜道。
赵云澜身体一侧“当然赌啊~”
  “很好”少女笑道,突然手一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赵云澜一晃眼便来到曾经与沈巍在虫洞看着时间流逝万年的场景,眼里微红,全身都有些颤抖的赵云澜转身便看见了心上最爱的那个人—沈巍。
慢慢走过去。
“你来了” 沈巍眼里含着泪水,因为他没有想到,赵云澜真的会出现在这里,而他出现在这里,就只能证明他最后也没有活下来。
赵云澜看着前面抖动着肩膀一直没有转过身来的男人,嘴角有些苦涩,轻声道:“要走了”。
“任何生命,都会消散的,至少我们的选择,很有意义”沈巍转过身来,眼里的泪在看见眼见最爱的人时便止不住的往下,一直望着赵云澜的容颜,笑着道“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赵云澜眼里也含着红光轻声道。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沈巍看着赵云澜一面充满希望的笑着一面又绝望的哭着道。
赵云澜心中堵得难受,只能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字“好”。
赵云澜刚一说完,便看见面前最爱的人笑着消散在着满天星河中,身体踉跄了几步,右手不停敲打着自己的左心房,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心疼到无以复加的心能够好过一些。
“赌约才开始呢”少女看着赵云澜的身影轻声呢喃道“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哦~,盒盒盒盒盒盒”。
龙城1347年至1350年,饥荒,瘟疫和战争无处不在,使在这片大地上整个已成立上百万年的龙城遭受了无与伦比的重大危机。
辗转十几世的赵云澜终于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找到他的沈巍,看着面前像小野狼一样护着自己的食物与弟弟的沈巍,赵云澜有些心酸又有些想笑,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沈巍那万年不变的绅士品格变成现在小乞丐杀马特风,有种想要用手机分分钟记录下来,等他们以后老了拿出来的黑历史记忆,“可惜了”,赵云澜呢喃道,嘴角上扬了一下,直接伸手就把俩兄弟揪在手里带回了家。
从此以后,赵云澜就过上了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皮得不行的两小孩也从当初的小野狼慢慢的变成了看似纯良内里黑成墨的翩翩少年。三人生活的这十年里,每天鸡飞狗跳,不爱学习又是一个兄控的夜尊沈面,是三天不打上窗揭瓦,两天不打,混合双打,日子总是过得有滋有味,甚至赵云澜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两人嬉笑打闹的样子,脑海里突然的想到:“其实,他想不起来也好,就这样也好,守着他成长”。
可惜,现实就是来打破的。
战乱起,百姓民不聊生,每天都有人被抓,渐渐的,城越来越不像城,人也越来越少,每天都有人来征兵,赵云澜三人被分到了先勤部队,就算赵云澜知道,这些所谓的战乱都是上位者野心不足所发动。
随着一天一天,赵云澜看着沈巍受到的伤一天比一天多,赵云澜发狠了,直接用了半年的时间接管了一方势力。
过了十年的时间,赵云澜成了整个龙城最大一家的掌权者,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所有百姓都在期待这战争结束和平统一的那一天,却没有想到,一场瘟疫席卷龙城,半个月之内,龙城人口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类。
赵云澜心里难受得想哭,看着面前已被瘟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沈巍。
“哥哥,你走吧,这个会传染……我怕传染给你……哥哥我现在是不是很丑”沈巍昏昏沉沉的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断断续续道。
赵云澜强忍着滴落的泪,红眼暗哑道:“说什么傻话,你哥哥会嫌弃你,你当初那副样子我都没嫌弃,现在怎么可能会嫌弃,再说了,这闹子什么瘟疫那都是狗屁,怎么没见它把我怎么样,只会欺负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你,我不行,瘟疫更不行,谁若伤你,我必要他命”。
赵云澜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沈巍,眼底蜂蛹,夜尊刚从战场直接到来,看着床上的哥哥,夜尊眼底大红,咬牙切齿道:“哥哥是不是没救了”。
赵云澜嗞笑道:“行了,别这副死样子,我不好了,他都不可能有事”,赵云澜站起来拍拍夜尊的头道“好好看着你哥,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云澜来到高地对着天空喊到:“镇魂灯你出来,你出来”。
赵云澜刚一喊完,只见天地间风云变色,翻涌的红云中出现了一盏没有灯芯的灯。
一道少女声响起:“怎么,你输了”
赵云澜没有否认也没有默认,道:“我只想知道,这次的瘟疫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少女道。
赵云澜一听,嘴角勾起,苦笑道:“看来我真的是要认输了”。
这一次的瘟疫来得突然,一夜间一城之人全部长起黑斑,短短两三日不到,整个人便爆斑而死,死相恐怖,受尽折磨。
所有人都束手无措,传染之快,人类根本阻止不了。
赵云澜叹了一口气,朝着空中的镇魂灯说了些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只知道龙城那一天天突降大火,一直被死亡瘟疫所包围的人类发现了被传染上瘟疫的人们身上黑斑全部消失,劫后重生的人们纷纷跪在大地感恩天地。
有人说看见大火中有一个人影,是他带来了光明与希望;有人说这是老天降下来的恩赐。
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巍,身上的黑斑在大火中渐渐散去,赵云澜一声叹:“唉~”轻轻附身,在沈巍的额头留下深情又绝情的一吻也留下了一滴祝福的泪。
“愿我最爱人生生世世长命百岁;愿我最爱的人无忧无虑幸福安康;愿~我最爱的人永生永世不负自己;愿~我最爱的人吃好、睡好、玩好;愿~我最爱的人永生永世忘记赵云澜、昆仑”。
说完,赵云澜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还在昏睡中的沈巍,眼角留下了血泪,口中忽然轻声说出了几个字:“云澜,云澜,云澜昆仑……”
重新忍受作为灯芯的赵云澜,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活着还是死去。
少女看着下面燃烧的赵云澜,忽然道:“你知道上一个来做灯芯的人是谁么”。
赵云澜垂下眼笑道:“不相知道”。
“可是,我想说,他的名字,叫做沈巍”少女刚一说完,赵云澜瞬间抬起头。
“他成功了”赵云澜笑道。
“对啊”少女开心道。
“很好,这很好”赵云澜喃喃道。
“真无趣”少女看着自己的养料道,转身走了。

“哥,你要走”夜尊伸手拉住自己哥哥衣袍道“那个人是谁你都不知道”。
“是啊!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可是我心里痛却那么真实,弟弟,你知道么!如果我放弃了,我这辈子都会在心痛中遗憾里度过,也许有一天我找到了他,我就回来,好不好”,沈巍红着眼看着面前自己唯一的亲人道。
夜尊泪流满面,也只能放开了哥哥的衣袍,看着他走远,不见。
沈巍走过很多的地方,夜尊在龙城每年都有收到哥哥的来信,有时是一封信,有时是一些特色。
直到夜尊收到一封信。
吾弟轻启:
  我来到一个当地人说名叫昆仑的山,这里很美,连绵不绝的大山;有清澈见底的河水;有风吹草动的草原;有冰清玉洁的雪山;最主要的是,它叫昆仑,我不走了,我觉得它可能就是我要守着的东西,我说不清,但,我不走了。
“昆仑”沈巍一个人坐在雪山之巅看着满山,笑着轻声喃喃着。


查看全文

第一次的尝试,脑海里的月是故乡明

这一张画是上一张鼓浪屿的第二篇,从二月下旬直到今天终于把它画完,三个多月的时间,每天下班回来还有点时间就动两笔,好似不可思议,以后不管怎么样,每周至少要画一张画与设计,加油吧

你的心事像风又像雨
在静谧的夜晚
窗外的灯影
左旁的风声
静静地
静静地
跨过山河
飞向宇宙

HELLO-一个面瘫熊猫的撩记

画只招财旺,愿新的一年旺旺旺 如二哈般没有烦恼,哈哈哈哈

© GGF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