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lgbygg一路繁花似锦,情长老,爱平安
 

日常

“唉,死猫,你说我要是看上了一个人,可这个人和以前的都不一样,我要怎么才能套路他呢。”赵云澜撸着大庆的猫头道。

大庆本来被赵云澜撸得是要睡着的,闻言,抬起头看着老赵,忽从老赵怀里跳出变成人道:

“不是吧,老赵,难道,你你你不会是喜欢上黑袍使了吧”已变成人的大庆直接被吓得后退几步,头发都有些微微炸起。

“怎么,不可以呀”赵云澜瞟了一眼已炸毛的大庆道“什么猫胆子”。

说完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家死猫。

查看全文

日常

喵喵喵,喵喵喵,今天又是半夜不能回家的大庆在街上喵喵喵喵的不知喵了多久。

作为铲屎官的赵云澜表示,猫都是夜猫子,夜晚睡什么觉,一旁的沈教授推推眼镜,手上的力度刚好的为赵云澜按着腰,一边问“云澜怎么样”。

赵云澜能表示什么,只能笑成流氓兔的继续指使沈巍力度再大点。

从大半夜游荡自清晨回到家的大庆窝在秋千的猫窝里翻了一个白眼,喵喵喵(gnn)


查看全文

日常

“我长胖了”赵云澜看着体重秤惊讶道。

一旁收拾屋子的沈巍放下手中叠好的衣服,走过来到了,开心道:“真的胖了两斤,云澜,真好”。

微嘟着嘴的赵云澜有些小不开心道:“唉╯﹏╰都怪你,做饭太好吃了”,说着说着就又躺了下去。

一旁的大庆直接变人道:“明明就是你好吃懒做的,长胖也是活该”。

赵云澜直接一脚踢过去,因大庆的灵活闪位,没踢到。

“滚吧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快肥成一张猫拖了,小巍,以后减少他三分之一的猫粮”

俩主子在那边你说我一句胖你说一句胖,说到最后俩人一起窝在了沙发垫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后面嫌挤得慌,大庆直接变猫跑到赵云澜怀中团成一个圈睡得直打呼。

等到把整个屋子收拾干净的沈巍看着这一幕,怕吵醒一人一猫直接坐在玻璃桌上看着,温柔的看着他们。

后记:

“哥哥,我回来啦”夜尊打开门还未发出音,便被变身为黑袍使的沈巍直接瞬回到了地星。刚从地星回家的夜尊又秒回了地星。

一旁的摄政官趴在地上,心里默默流着宽带泪,只有一句“哎哟,我的祖宗耶,您快走吧,我地君殿真的要塌了”

地星酒吧里的地星人脸不慌,人不乱的在摇摇晃晃的动荡中继续派对。顺便赌一下这次能晃动多久。

后记2:

“哥哥,你凶我”夜尊委屈巴巴地对站在面前的亲哥哥沈巍道。

“我没有,弟弟”沈巍无力反驳道。

“你有,我刚到家还未开口说话,你就把我送回地星了”夜尊继续委屈道。

“那是云澜他们在睡觉,我怕你会吵醒他们”沈巍伸着手向夜尊道“我们回家吧,云澜已经做好面等你”。

瞬间夜尊不委屈了并向后退了一步道:“额~哥,我发现我在地星还有一件事没有做,我先走了,拜”说完瞬间就不见了。

沈巍推了一下眼睛,低头一笑。

查看全文

听着爱卡读着各位太太的广播,画了这一副“只缘身在此山中”

其实什么都不要想

镇魂同人衍生 镇魂女孩庆元旦特辑

          镇魂同人衍生

          镇魂女孩庆元旦特辑

  多认真多少的坚定怎么取舍才有意义

  经过多少练习才会成为这样的你

  我始终在这里等一个消息你也没放弃

  跨越时间一起飞行

  别放弃我们的坚定

  命运依旧会有意义

  经过多少练习才会重燃这一颗心

  我停留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永远不说放弃

  跨越时间一起飞行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沈巍看着这满天白雪,右手里握着陪伴他多年的共工长刀,藏在黑袍里的双眼有着深深地不惑,他这些年走过许多的地方。寻找这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名字的人,直到来到这个地方,他曾写信给弟弟夜尊,告诉他,说过昆仑这两个字。可到了现在,口中呢喃着“昆仑”两字的沈巍,他的内心还是不那么理解,为什么自己在听见当地人说昆仑两字时,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停留在这里。

  伸出手接着从天而降缓缓而下的白雪,沈巍轻轻道:“你是谁,为什么我听到昆仑这两个字,反而越发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个人的名,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看着手心快速融化的雪,沈巍抬眼看着天上,“是谁,到底是谁呢?昆仑……昆仑”。

  一年又一年,一直坐在那里看着巍巍高山的沈巍突然嘴里轻轻呢喃出两个字:“云澜”

  当这两个字从沈巍口中出现的那一刻,孤灯出现了。

  “你确实是一个狠人,你赌了两次,结果都赢了,只能说,沈巍果然是沈巍,赵云澜也果然是赵云澜”孤灯看着沈巍道。

  孤灯说完,手轻轻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盏虽然旧但里面却燃烧得很美很亮的灯,轻轻摇晃,时光斗转星移。

  “老赵,老赵,老赵,你醒醒,醒醒,太阳都快晒屁股啦,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到2019年啦,沈教授和夜尊去买菜做饭啦,祝红和汪徵还有桑赞都在布置我们特调处呢,你不是说要搬迁么,上面也已经批准了,等2019年二月就搬迁,老李在帮我和大吉炸着小鱼干,林静和沙雅在购置玫瑰花,小郭老楚还有小米,他们三只呀去小郭他二舅那里拿些他舅妈做好的跨年夜饭回来,丛波那家伙直接跑到陈医生那里去跨年,真的是不要脸喵,大吉去家里拿新衣了,阿杀被鸦青捉着去亚兽族了,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笑死本喵了,老赵你不知道,阿杀那家伙完全就是夜尊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切,整一个跟屁虫,哦,对了,隔壁老王的小孩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好肥的一个小孩,比本猫还胖,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唉╯﹏╰,老赵,我们都想你了,你什么时候醒来呀,哦哦哦哦哦,对了,沈教授现在是主任了,夜尊现在每天都被沈教授压着学习,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可是你还不醒,对了٩( •̀㉨•́ )و get!,听说今天的跨年夜有一群从天外来的名叫镇魂女孩男孩的秃头们,不,叫秃头好像不合适,算了,就这样吧,他们准备很多很多的礼物和我们一起跨年,对了,他们都是本喵接待的,厉害吧,不过老老赵今天得在星督局,来不了,哦,对了,十月份的时候我们特调处外勤的时候捡到俩个小丑和一个卖玫瑰花的小女孩,一个绿色小丑在发糖,后面跟着一个扎着小揪揪的小丑和笑得可爱的小女孩,因为在地铁上吓到路人,而且是突然出现的,上面就下令让我们去把他们捡回来,唉╯﹏╰你不知道那个扎着小揪揪的小丑武力值还挺厉害的,现在呀,每年的四月八号,四月十六号,六月十三号,七月三号,七月二十号,七月二十五号,十二月二十七号这几天都是地星与海星集市,地星人可以买到海星人这里各各式各样的东西,海星人也可以买到地星人各式各样的东西,以前你老说地星人都没有学校,没有好好的教育设施,现在沈教授和夜尊他们在一年前就实行起来了,这一次,你要是醒来。再和沈教授去地星就可以看见啦”,大庆一身黑肥蹲在大木桌上看着那独属于赵云澜专属沙发上睡着,再看着他外面那一层薄薄的蓝紫色火焰所包裹。

  大庆低头微微叹一口气“唉╯﹏╰”。

  “死肥猫,叹什么气啊”

  大庆还没反应过来,抬起左脚抖抖耳朵,道:“难道我这万年老猫耳朵出现问题了,怎么会出现幻听,听见老赵的声音”,说完,耳朵再次被自己的左脚抖抖,但还没抖两下,命运的后颈皮就被人给捏住了。

  赵云澜在还没醒来时,耳边便断断续续的出现自家傻猫的话。

  听着话语,赵云澜心头想着,‘原来那个赌约,他赌瀛了,沈巍想起了他的名字,原来镇魂灯没有骗他,真好’赵云澜想着想着便听见大庆说沈巍,那一刻,赵云澜发现心头强烈的渴望,一瞬间好似什么东西破壁了。

  赵云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左手提着自家死肥猫的后颈,左晃晃右晃晃地笑道:“大庆,看来得和老李说说了,你这身子必须得减肥了,你看看这身肥膘,啧啧啧,大吉还不嫌弃你,估计是真爱了”,话刚一说完。

  终于反应过来的大庆瞬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声。

  一瞬间,整个特调处里里外外正在装扮布置的祝红汪徵桑赞,正油炸着小鱼干的老李,拿着新衣服开心不已的大吉,提着菜的沈巍一边仔仔细细地对着自己旁边抱着面包的弟弟夜尊讲着元旦的由来,两手全部提满食物的小郭与牵着小米的老楚,手牵手捧着一大束粉红玫瑰花的林静和沙雅,俩个牵着手的小丑和抱着一捧红玫瑰🌹的小女孩,大家一听到大庆凄厉的嚎叫声,瞬间,所有人都把手中的东西丢了往特调处跑。

  当沈巍瞬移在特调处,瞳孔完全睁大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与还在嚎叫的大庆,眼圈瞬时发红。

  赵云澜好笑的看着手中嚎叫不止的大庆,把它放在怀中,轻轻摇晃的摸着,道:“好啦好啦,都这么大只猫了,怎么还那么像小奶猫一样哭鼻子,你是一只成年猫了”。

  “云……云澜”

  当沈巍的声音颤颤巍巍响起在赵云澜的耳边时,赵云澜身体不可知否的愣了一下,抬起头,笑着对站在不远处的沈巍摇晃着左手道:“嗨!沈教授,沈公仆,黑老哥,黑袍哥哥”,说完自己已然笑倒在沙发上。

  当举着铲子的老李,祝红,汪徵,桑赞,大吉,夜尊,小郭小米,老楚,林静沙雅,丑,小丑,小女孩,他们几个一起进来看到的画面,便是眉开眼笑的赵处和红着双眼的沈教授还有窝在赵处怀里爆哭的副处大庆。

  众人除了刚来的丑,小丑,小女孩他们三人,其他人都哭成狗的围着赵云澜又哭又笑,赵云澜笑着看着围着自己的特调处各位及家属,一手抱着大庆喵,一手牵着沈巍的手,赵云澜笑道:“我回来了”。

  2018到2019年还剩最后的十几分钟,所有人都到了特调处围着满桌的美食,看着大屏幕里,天外来客镇魂女孩男孩们的礼物。

  “10、9、8、7、6、5、4、3、2、1,元旦快乐”

  特调处与屏幕里面的天外来客镇魂女孩男孩们同时喊出,屋外是龙城今年特列允许放的烟花🎆,喜庆的欢呼声真真声声地响彻在赵云澜耳边,看着围着自己爱的家人与朋友们,赵云澜笑着看着天花板上挂着的一盏有些破旧却依然燃烧着明亮的镇魂灯,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沈巍的眼睛始终看着赵云澜,看着赵云澜轻声对着镇魂灯说了谢谢,抬头也对着镇魂灯说了一声“谢谢。”

查看全文

未来可期,小白菜加油鸭,会一直站在身后默默支持,加油,天天开心

镇魂  巍澜同人——中秋特定刀子文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又有人来做灯芯了”
赵云澜正站在镇魂灯里忍受千万倍烈焰灼热燃烧,反复的死去又活来,继续在火焰里燃烧自己。陡然听到这道声音,赵云澜只能眼神动了一下,魂火燃烧的痛让他只能用眼看,用心去想念心尖上最爱的人来镇住自己不被打倒。
  看着眼前的人,孤灯笑着从空中飘下来道: “真有趣”,便手一挥。
  而随着这句声音落下的便是赵云澜身边火焰的隔开,赵云澜瞬间单膝跪了下来,看着自己能动的左手,抬眼,眼神锐利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女。
  “你是谁?”赵云澜撑住身体站起来警惕问道。
  少女对点着手指,眼里带着好奇与研究,面对赵云澜对她的警惕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围着赵云澜环走了一番。
  赵云澜看着蓝衣少女所走过的地方,火焰便自动绕开,甚至温顺了起来,像是宠物想要亲近主人而又不敢在主人没有发话的时候跑过来一样,克制又小心翼翼。
  少女围着赵云澜走了一圈才笑道:“不是你把我唤醒的么!居然还问我是谁”。
  赵云澜瞳孔一震:“你、、你是镇魂灯”
  “嗯,对啊”蓝衣少女笑道,坐在火焰自动变成沙发上看着赵云澜反问着“很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我没想到,原来圣器之一的镇魂灯居然有自己的意识,甚至能幻化成人”赵云澜看着少女坐在火焰沙发上,自己也席地而坐笑着回答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不是很正常么”少女点着头道。
  “那倒也是,你们圣器生活的时间那可比我们人类的时间要长得多了,而且我也好奇,是否其他三个圣器也有意识甚至和你一样能幻化成人”赵云澜一边好奇道一边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结果右手掏了个便也没有掏出一只棒棒糖出来。
  少女看着眼前席地而坐的男子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个东西出来的样子,笑了起来,仰头道:“当然没有啦”。
  赵云澜看着手中没有的棒棒糖,总是觉得嘴里苦涩涩的,很不习惯,看着少女骄傲仰头的样子,笑了一下,道:“刚听说你说第二次看见又有人做灯芯,难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牺牲自己成为镇魂灯的燃料,那为什么镇魂灯万年都没有灯芯再燃起来呢?”
  “嗯~,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当然是因为有舍才有得呀!既然想要我来镇守这四方邪祟安魂,当然~就得有拿得出让我出手的代价。再说啦,我又不是强制性的,没准儿,我高兴了,还能让你再去见一面你心心尖上的人”少女看着赵云澜道。
  赵云澜一听,瞬间站起来到少女面前:“你能让我见他”。
  少女点点头道:“我不止让你见他,我还会和你打一个赌”。
  “赌什么?”赵云澜道。
  “赌~还会再见”少女玩着火焰慢慢说道。
  赵云澜笑了一下“什么意思?”
  “我看了这世间很多的情,大多刻苦铭心的有,千古绝唱的有,矢志不渝的有,可是~,那有怎么样,还不是一入黄泉,转瞬便是过往云烟,即便有的人记起,也只是相逢对面应不识而已,所以我啊~也想看看你会怎么做。怎么样!敢赌吗?”少女笑道。
  赵云澜笑了一声:“赌头呢?没有赌头我可不堵,毕竟我吃亏得很多”。
  “如果你赢了,我便让你回去,还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复活,免费帮你镇守龙城万年”少女道。
“哇偶,这个赌头有看头,那如果我输了呢?”赵云澜双手撑开道。
“很简单啊,生生世世在这镇魂灯里做我的燃料,怎么样?赌么?”少女看着赵云澜道。
赵云澜身体一侧“当然赌啊~”
  “很好”少女笑道,突然手一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赵云澜一晃眼便来到曾经与沈巍在虫洞看着时间流逝万年的场景,眼里微红,全身都有些颤抖的赵云澜转身便看见了心上最爱的那个人—沈巍。
慢慢走过去。
“你来了” 沈巍眼里含着泪水,因为他没有想到,赵云澜真的会出现在这里,而他出现在这里,就只能证明他最后也没有活下来。
赵云澜看着前面抖动着肩膀一直没有转过身来的男人,嘴角有些苦涩,轻声道:“要走了”。
“任何生命,都会消散的,至少我们的选择,很有意义”沈巍转过身来,眼里的泪在看见眼见最爱的人时便止不住的往下,一直望着赵云澜的容颜,笑着道“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赵云澜眼里也含着红光轻声道。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沈巍看着赵云澜一面充满希望的笑着一面又绝望的哭着道。
赵云澜心中堵得难受,只能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字“好”。
赵云澜刚一说完,便看见面前最爱的人笑着消散在着满天星河中,身体踉跄了几步,右手不停敲打着自己的左心房,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心疼到无以复加的心能够好过一些。
“赌约才开始呢”少女看着赵云澜的身影轻声呢喃道“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哦~,盒盒盒盒盒盒”。
龙城1347年至1350年,饥荒,瘟疫和战争无处不在,使在这片大地上整个已成立上百万年的龙城遭受了无与伦比的重大危机。
辗转十几世的赵云澜终于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找到他的沈巍,看着面前像小野狼一样护着自己的食物与弟弟的沈巍,赵云澜有些心酸又有些想笑,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沈巍那万年不变的绅士品格变成现在小乞丐杀马特风,有种想要用手机分分钟记录下来,等他们以后老了拿出来的黑历史记忆,“可惜了”,赵云澜呢喃道,嘴角上扬了一下,直接伸手就把俩兄弟揪在手里带回了家。
从此以后,赵云澜就过上了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皮得不行的两小孩也从当初的小野狼慢慢的变成了看似纯良内里黑成墨的翩翩少年。三人生活的这十年里,每天鸡飞狗跳,不爱学习又是一个兄控的夜尊沈面,是三天不打上窗揭瓦,两天不打,混合双打,日子总是过得有滋有味,甚至赵云澜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两人嬉笑打闹的样子,脑海里突然的想到:“其实,他想不起来也好,就这样也好,守着他成长”。
可惜,现实就是来打破的。
战乱起,百姓民不聊生,每天都有人被抓,渐渐的,城越来越不像城,人也越来越少,每天都有人来征兵,赵云澜三人被分到了先勤部队,就算赵云澜知道,这些所谓的战乱都是上位者野心不足所发动。
随着一天一天,赵云澜看着沈巍受到的伤一天比一天多,赵云澜发狠了,直接用了半年的时间接管了一方势力。
过了十年的时间,赵云澜成了整个龙城最大一家的掌权者,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所有百姓都在期待这战争结束和平统一的那一天,却没有想到,一场瘟疫席卷龙城,半个月之内,龙城人口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类。
赵云澜心里难受得想哭,看着面前已被瘟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沈巍。
“哥哥,你走吧,这个会传染……我怕传染给你……哥哥我现在是不是很丑”沈巍昏昏沉沉的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断断续续道。
赵云澜强忍着滴落的泪,红眼暗哑道:“说什么傻话,你哥哥会嫌弃你,你当初那副样子我都没嫌弃,现在怎么可能会嫌弃,再说了,这闹子什么瘟疫那都是狗屁,怎么没见它把我怎么样,只会欺负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你,我不行,瘟疫更不行,谁若伤你,我必要他命”。
赵云澜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沈巍,眼底蜂蛹,夜尊刚从战场直接到来,看着床上的哥哥,夜尊眼底大红,咬牙切齿道:“哥哥是不是没救了”。
赵云澜嗞笑道:“行了,别这副死样子,我不好了,他都不可能有事”,赵云澜站起来拍拍夜尊的头道“好好看着你哥,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云澜来到高地对着天空喊到:“镇魂灯你出来,你出来”。
赵云澜刚一喊完,只见天地间风云变色,翻涌的红云中出现了一盏没有灯芯的灯。
一道少女声响起:“怎么,你输了”
赵云澜没有否认也没有默认,道:“我只想知道,这次的瘟疫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少女道。
赵云澜一听,嘴角勾起,苦笑道:“看来我真的是要认输了”。
这一次的瘟疫来得突然,一夜间一城之人全部长起黑斑,短短两三日不到,整个人便爆斑而死,死相恐怖,受尽折磨。
所有人都束手无措,传染之快,人类根本阻止不了。
赵云澜叹了一口气,朝着空中的镇魂灯说了些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只知道龙城那一天天突降大火,一直被死亡瘟疫所包围的人类发现了被传染上瘟疫的人们身上黑斑全部消失,劫后重生的人们纷纷跪在大地感恩天地。
有人说看见大火中有一个人影,是他带来了光明与希望;有人说这是老天降下来的恩赐。
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巍,身上的黑斑在大火中渐渐散去,赵云澜一声叹:“唉~”轻轻附身,在沈巍的额头留下深情又绝情的一吻也留下了一滴祝福的泪。
“愿我最爱人生生世世长命百岁;愿我最爱的人无忧无虑幸福安康;愿~我最爱的人永生永世不负自己;愿~我最爱的人吃好、睡好、玩好;愿~我最爱的人永生永世忘记赵云澜、昆仑”。
说完,赵云澜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还在昏睡中的沈巍,眼角留下了血泪,口中忽然轻声说出了几个字:“云澜,云澜,云澜昆仑……”
重新忍受作为灯芯的赵云澜,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活着还是死去。
少女看着下面燃烧的赵云澜,忽然道:“你知道上一个来做灯芯的人是谁么”。
赵云澜垂下眼笑道:“不相知道”。
“可是,我想说,他的名字,叫做沈巍”少女刚一说完,赵云澜瞬间抬起头。
“他成功了”赵云澜笑道。
“对啊”少女开心道。
“很好,这很好”赵云澜喃喃道。
“真无趣”少女看着自己的养料道,转身走了。

“哥,你要走”夜尊伸手拉住自己哥哥衣袍道“那个人是谁你都不知道”。
“是啊!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可是我心里痛却那么真实,弟弟,你知道么!如果我放弃了,我这辈子都会在心痛中遗憾里度过,也许有一天我找到了他,我就回来,好不好”,沈巍红着眼看着面前自己唯一的亲人道。
夜尊泪流满面,也只能放开了哥哥的衣袍,看着他走远,不见。
沈巍走过很多的地方,夜尊在龙城每年都有收到哥哥的来信,有时是一封信,有时是一些特色。
直到夜尊收到一封信。
吾弟轻启:
  我来到一个当地人说名叫昆仑的山,这里很美,连绵不绝的大山;有清澈见底的河水;有风吹草动的草原;有冰清玉洁的雪山;最主要的是,它叫昆仑,我不走了,我觉得它可能就是我要守着的东西,我说不清,但,我不走了。
“昆仑”沈巍一个人坐在雪山之巅看着满山,笑着轻声喃喃着。

查看全文
© GGF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