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水,恐无梦
 

为了圆不可能实现的和能实现的混在一起而画。
因花粉重度过敏,连远观都不行,特别爱花,想当一个小裁缝,有美丽的花房,外面开满了蔷薇与十样锦,有一直还生活的小白、黑咪、麻咪、小米、大宝和还在的小宝,为了思念也为了一个小梦;一直有想隐世生活,如陶渊明《饮酒》其五中的境界,有一棵大大的梨花树,山外有山的仙境感,有桥有水,养了一匹小白马、小白羊,还有一只胖橘猫,画画后炊烟升起,没有过敏,可以尽情的穿梭花海。

评论
热度(1)
© GGF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