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lgbygg一路繁花似锦,情长老,爱平安
 

日常

“早安,云澜”,沈巍看着醒来的赵云澜道。

“早啊,黑老哥”,赵云澜揉揉头发躺在床上对着沈巍道。

在猫窝里的大庆道:“”我呢我呢,你俩还没说早安”。

两人本来好好粉红气氛被大庆一嚷嚷全破坏了,沈巍低头一笑,“早呀大庆”。

赵云澜则是满脸嫌弃的用脚挥挥,“早,死猫,早晚把你送到赵心慈那里去,天天打扰我俩,也不怕被驴踢”。一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又不敢大声说出来,不然一早上家里肯定要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大庆兴奋道,“早,老赵,早,沈教授”。丝毫没有听见赵云澜的嘀咕,要把自己送到赵心慈那边,不然就不会那么兴奋了。


查看全文

日常

夜深人静的时候,赵云澜总是一个人骑着机车在街上外勤;遇到沈巍以后,两人就一起出外勤,被留在特调处的万年老猫大庆一边吃着小鱼干一边嘀嘀咕咕


查看全文

日常

对于一个在外是风流倜傥的的赵处长,在家就是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俏处长,沈巍表示这样的云澜可爱。

对于天天被塞狗粮的大庆喵来说,只有一句CNN. 哼(ノ=Д=)ノ┻━┻,我要吃小鱼干

查看全文

我想你了

君不见青丝勾缠绵绵,天一亮,赵云澜醒来的时候便再也看不见沈美人了。

捂住脸颊,泪从指缝隙里滴落在被,赵云澜喃喃道:“沈巍,我想你了”


查看全文

BY48之洗广场

这一天刚下课的章远回到家打开电脑时发现他家小白被人屠广场,瞬间两眼一眯“有意思,敢这样黑小白”,瞬间双手打出了平时游戏的速度,快准狠的拉黑投诉洗广场。

今天难得早起的杨修贤顶着有些乱的卷面头道:“小远下课啦,你今天不去补课么,这个时间段还没去”。

章远道:“不去了,小白的广场被人屠了,我在洗广场”。

杨修贤一听,跑过来加入战队,不过杨修贤的洗广场是真的飞洗广场。

查看全文

BY48之洗广场

难得不加班十点过到家的尤东东看着大厅里抱着笔记本哔哩啪啦狂按键盘的小远和杨修贤,眉头一皱,脖子一伸,满脸疑问号的走过去道“你俩在干嘛?”。

由于突然出声,吓得章远和杨修贤错把够了,打成了GOUBI,只听见骨头科特一声,杨修贤的脖子崴了,瞬间尤东东和章远两人急急忙忙去摆正杨修贤的脖子。

十分钟后,已成为歪脖子的杨修贤直接道:“东东你走路没声音那,突然出声,吓我们一大跳,真是的”。

尤东东噜噜嘴道:“这不是看你俩抱着个笔记本哔哩啪啦的像看仇人一样看着电脑,我就想来看一下嘛,谁知道刚出声,小远都没吓到,就你吓到了”。

“还不是小白的广场被人给屠了,所以贤哥和我一起洗广场呢”章远拉黑投诉洗广场一条龙道。

“什么,那些(消音)有毛病简直就是一些臭(消音),我笔记本呢,等我大战他三百回合统统拉黑洗广场”说完风风火火地跑上楼拿笔记本去了

查看全文

一线牵

所有人都知道,赵云澜和沈巍的赌一赌那都是骗对方而打的一个赌,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再相见了。

这是镇魂女孩男孩们的痛也是特调处众人的痛。

但有一句话怎么说,当真心之力,喜爱之力与永不放弃的执念也会在不变的命运里找到那一丝的希望,命运会发出一线牵指引着过去现在和未来。

8月7日七夕节有一线生机可以让在灯里的赵云澜从燃烧的镇魂灯芯里抽出来,而本已无魂的沈巍因为这一丝丝的执念与喜爱之力也慢慢重聚神魂。

从盛夏狂欢后,女孩男孩们已进入了养老模式,似乎对何事已了无激情,但当天空飘来七夕鹊桥相会的投票选项时,所有躺在坑底实行隐身养老模式的女孩男孩们便个个放下手中的事现身,拿起了那名叫投票的光,为了致敬那年夏天光明磊落的遇见,不约而同的如上学时喊话道‘放学别走!战歌起!’的气势,默默且迅速往广场里进行排队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群。一群,满了:二群,满了;三群,满了;四群,满了;五群,满了;七群,满了;八群,满了;九群,满了;海外群,满了。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很多散落在各地的女孩男孩们,手里拿着他们最大限度的光束,朝着那看似公正的天空投去了他们的光。

“快快快,领号,领号”

“哎呀妈,这个投票说明怎么操作呀,看不懂,谁能帮帮我”

“同上+16”

“算了,佛了,等着明天抄答案吧”

“同上+48”

“听说一个可以投两次,加上其他的号,一个人可以投七次”

“真的么,真的么,可是我怎么搞不懂呀”

“我也是,我也是,咱们夕阳红真的老了”

“怎么办,怎么办,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投票了,好紧张,好激动、好害怕”

突然甩出一张笑容逐渐变态JPG

“楼上的,你这么一说,我也是,甚至有点想上厕所”

甩出一张大胸的鸽子JPG。

“喂,前面的,巍澜美图来袭,看招”

看着群里突然沙雕起来的女孩们,忽然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刚刚还沙雕起来的女孩男孩们,瞬间眼神坚定,捧起了手中的光争先恐后地往天空扔去。

一道又一道,一束又一束的流星从地面飞上天空。

两天的时间很短也很长,有的女孩投得青丝变白,白头到油光秃头;有的一边哭看不懂怎么投,一边写着满满一页的号,不停往天空上扔去,有很多飞到半路突然就掉落下来,洒落了一地;有的在工作间、上学间,假装去上厕所,实则拿着手中的光一直往天空扔。

特调处门前,林静看着电脑数据上额浮动,祝红、大庆、小郭、老楚,洪波几人看着数据慢慢沉默了下来,洪波砸了一下桌子道:“我去投诉”。

“没用的,这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楚恕之面无表情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和镇魂女孩男孩们尽力就可以了,你现在看到的和你现在所经历的,或许不如你意,或者令你感到绝望,但你想想,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外挂永远不知道什么叫无悔与值得,但我们却能让它明白,什么叫做我命由我不由天,事在人为,就是要逆天改命的,要是老赵在,肯定也会这么说”大庆抬着头望着天空。

还有一分钟到凌晨便是七夕了。

睡着后的女孩男孩们慢慢变成了一只一只发着光的喜鹊往着天上的银河随风飞去,宇宙间,四面八方发着光晕的喜鹊一个挨着一个自发的搭成了一座横跨在银河星辰间闪闪发亮的鹊桥。

从灯芯里缓缓飞出来的赵云澜飘荡着来到一座很大很长的桥,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脚下的路,赵云澜踏了上去。

银河鹊桥的另一桥头,点点星光晃动中凝聚到一起,环绕中青丝缓缓出现,从光点中,一身黑袍衣,一头长发,如万年之前邓林之因那位拿着面具又隔着面具看着月亮傻笑的小鬼王,说着他的不安与不喜,这是赵云澜走上这座鹊桥后看到的这一幕。

慢慢睁开眼的沈巍看着面前的赵云澜,两人互相看着,笑了,慢慢走到一起,并肩着欣赏这良辰美景。

脚下的鹊桥嗨了:

战歌起,不知是哪位沙雕喜鹊起头,悄咪咪的传音唱道:“哎哟哎哟哎哟,哎哟~”

接着响起“你说你说,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我要你在我身旁”

“想你就现在”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

“音乐梦的唱片机”

“跨越时间,一起飞行”

、、、、、、

 

曲终人不散,镇魂与你誓相见,辛苦了各位打投的姐妹们,千里姻缘一线牵,在另外的时空里,我们的巍澜可期,我们的世界里白居可期,陪着一起加油,做最快乐的沙雕,最强大的自己,爱你们。答应的粮,请查收。

查看全文

论颜狗的喜欢爱情论

第一章

 “心上人,

  心上人,

  风雨飘摇,岁月轮回,

  因心愿而来,前世缘,今世续

  吹一首首离别歌”

    金都是一个除了龙城以外的第二个最繁华的大都市,在其中有一个位于不算冷清却也人声鼎沸的十字街头小巷,在它的左边不注意观察,你就不会发现有一家名叫“百鬼斋”酒楼,看名字确实挺奇怪的,白天晚上都挂着华丽艳色的红色花灯,门口没有一个迎宾小妹或是小哥,整个巷子充满着神秘与危险,但每一天来这里吃饭的人住宿的人却很多,这里是一个让许多爱好美味、体验享受快乐及一些奇装异服爱好者的天堂。

来着的人们以前也很喜欢这里的旧老板做的美食,但不知多久前,客人们发现百鬼斋的老板换了一位,虽说手艺和服务也是公认的好,泡的龙井茶更是一流,颜值也是高得不行,整个人看起来就有一种丰神俊朗温文尔雅的男神,笑起来宛若和风的清爽少年,爱穿一身白衣,性格温暖又幽默,所以来这里的客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纷纷表示满意这样的大掌柜。  

但无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百鬼斋”的大掌柜。

 (时间是一个轮回,慢慢死去的时间无形中有的只是千丝万缕的缠现,一心向着留念的回忆。没有人能够改变带走你,但改变就是你自己最好的伪装。)

  刚引渡了一位平行世界的有缘人,公子景笑着伸手摸摸飘在周围的女鬼头,难得的双手往前地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手脚,公子景打开电脑,登上首页倩女幽魂的新游戏,却只见白光一闪,公子景已然进入到游戏里。

  已在忘情岛上等了许久的真水无香,无意识的嘟起了嘴。“还没来”。

公子景像往常一样从现实来到游戏世界,果然看见了他的小猫咪好友真水无香已懒懒地坐在忘川河畔抬头望着游戏三大美景之一的忘情岛夜空。可能是他的目光太过的炙热,小猫咪回头看了他一眼,公子景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见真水无香已经瞬间站起来,假装刚刚坐在地上的不是他,右手扇起了扇子,一位翩翩佳公子出现了。看到这里,公子景鼓起了包子脸,想着“小猫咪发现了他,刚刚应该隐身把视频存好的,唉!生气”。

反应能力不错的真水无香看着走过来的美男子公子景道:“喂,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来得这么慢,等会儿要去桃林打怪,去晚了,怪都被别人取走了”。

“没关系呀,我们可以就在忘情岛把三生怪给按下不就行了”公子景乐呵乐呵对着真水无香道。

真水无香一听,道:“那我碧海阁其他队员怎么办”话还没说完,只见公子景无辜的双眼和期盼的眼神,瞬间被萌到的改变了话语“算了,走吧”。

“好”公子景瞬间开心道,他就知道真水绝对会答应他的。

两人一蓝一白在忘情岛上行动起来,两人确实配合无间,一个音攻一个剑攻,配合默契,打怪很是迅速。

  从游戏世界退出来的真水无香,现实里是一个名叫曹光的大三学生,外语学院大才子及校草。

曹光看着旁边手机上显示的是龙城纯一第一帅,翻了一个小白眼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道:“喂,舅舅”口气是一种很无奈。

  “臭小子,故意不接我电话是吧”赵云澜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沈巍递到嘴边的芒果粒。

一旁的大庆看着赵云澜这个样子,嫌弃把头转向电视屏幕,一边骂道“简直没眼看”。

  “不是的,我怎么敢故意不接舅舅的电话,这不是在游戏里正在做任务吗,所以没有听见,怎么了,特调处今天放假啊”曹光一边看着电脑屏幕里的公子景傻笑一边应付着宛如进入更年期的舅舅道。

  “臭小子,当初让你和面面一起考龙大,结果居然偷偷的改志愿跑到金都去读大学,一年也才只回来两次,生气”赵云澜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对着电话那边不争气的侄子道。

  “我不走,难道我还能活着长大么,就假期回去,都要被你家黑袍使的大刀威胁,以为我是面面那个没有眼力见的熊孩子么,只有你一直认为你家沈教授黑袍使是个乖乖小白兔,切”曹光面无表情吐槽道。

  “嘿!你这熊孩子,别逼我削你阿。马上到中秋,记得回龙城,我和你舅夫带你们去地星旅游,就这么定了”赵云澜说着说着便看见芒果台出现了朱一龙的曲目,瞬间两眼放光道“大庆闪开一些,别遮到了、、、好了就这样,我挂了”。

赵云澜挂完电话,整个身心都看着电视了。大庆看着已经开始要后槽牙浑身冒黑气的沈教授,熟练的打开自己的手机对着特调处众人留言道:“今天可怜的小猫咪又要流落街头了”

  曹光刚刚耳边听见一句:“我要,你在我身旁”赵云澜就挂断了。

  放下手机,揉揉脸道:“还是小景看起来舒服”。

    公子景每一天的工作便是白天在百鬼斋或是倩女幽魂的世界,晚上则变成无人看见的幽魂游荡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送找不到路的魂灵回到归处,每一天他都重复着一样的工作与责任。

    有时候他觉得送走魂灵到他们所走的归处,让他开心又心酸,他送走了一个魂灵一生的亲人直到尽头,送走了很多很多,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但在他14年前,他送走了一个不肯走的老爷爷,老爷爷看着他笑了说道:“我记得你,我见过你3次,这是第4次了,第一次是爸爸走的时候,第二次是妈妈走的时候,第三次是老婆走的时候,第四次是我走的时候···”

    听着老爷爷所说的话语,他想起来了,当年那个能看见他的小孩,那时他还是个新手,刚刚从楼兰国的阁楼里被放出来,第一次送魂灵便是他的爸爸。没想到现在该送他了,他都忘记了时间已经过得那么久了,“80多年了”他感叹道。

  老爷爷笑了笑,他说他还想看看他家小光,但公子景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错过了这个时期的话,魂灵便消失于天地之间或者变为恶灵从此沦为以人灵人血为食的道路,那是人类与狱界都不允许的怪物,所以公子景答应他替他去看看。

  看着老爷爷走到归处,那个时候就打开了百鬼斋的门,看到了被沈巍和赵云澜压在特调处学习的曹光。

  之后的每一年公子景都会打开百鬼斋的门去看看那个叫曹光的孩子。

  来到‘大学图书馆’的公子景仗着没有人看见他,公子景肆无忌惮地走到曹光面前。

  刚从游戏里退出的曹光一抬头,就看见放大版的真人公子景,马上低头,抬手揉了揉眼睛,嘀咕着“难道我出现幻觉了,真的是太迷恋公子景的颜,所以出现了幻觉,醒醒,都是幻觉幻觉” 放下手,再抬头一看。

  公子景看着又抬起来的男孩子,立即抿嘴一笑。

  一抬眼就看见游戏里的好友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曹光开口一句:“我艹,公子景”。

  公子景一听,有些疑惑的歪着头道:“你看得见我”

  一听到公子景这样一说,曹光完全瞪大了眼睛再一次道:“公子景”?!

声音之大让其他图书馆的学生抬眼就看见外语学院的大才子曹光一个人在哪里莫名其妙的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

 


查看全文

日常

今天的特调处异常兴奋,每个人都在盯着墙上的钟表数着。

“5、4、3、2、1,耶~下班了”

所有人匆匆往大门走,刚和沈巍打完电话的赵云澜看着特调处特别异常人员,随手逮住走在后面的郭长城道:“你们这是?”。

小郭道:“赵处,今天是白宇哥哥的电影银河补习班上映,大家都忙着下班赶去电影院了”。

赵云澜含着棒棒糖转眼,道:“肯定有多余的票吧,给两张票,我也带着你们的沈大教授去看看电影”

被赵云澜拉着后颈不松手的小郭只能吞吞吐吐地从包里拿出和特调处其他人的票。

赵云澜抽了两张道:“谢啦~明天转钱给你”,说完一边含着棒棒糖一边哼着欢快的歌走出特调处去龙大接沈巍。

小郭看着赵云澜身影远去后才嘀咕道“什么叫我们的沈教授,明明就是他自己的”,还没嘀咕完,突然想起的电话,刚一接听,只听见祝红的大嗓门“小郭,你怎么回事,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快点过来,票还在你身上呢”。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小郭马上说到,挂完电话就跑出门了,出门时往后面看了一下,摸摸头道:“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东西”还没想清楚。

“那么慢,还要本大爷抱着你走么”一身黑的楚恕之突然出现道。

小郭吓一跳,瞬间又开心道“这就来,楚哥”。

两人渐渐远去。

后记:

在特调处实验室睡得昏天暗地的林静一边说着梦话开心道:“去看银河补习班啰”。

特调处众人进到电影院前,大庆拍了拍赵云澜的肩道:“唉,老赵,总感觉我们特调处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一边摸着下巴疑惑着。

赵云澜怂了下肩道“有吗?”也疑惑着。

大庆还在想,突然祝红和汪徵欢呼道“谢谢沈教授”。

闻言听到的赵云澜和大庆瞬间两眼放光的朝抱着爆米花的沈巍扑去。


查看全文

日常

到深夜了,刚办好案件从特调处骑着机车回家的赵云澜,把胸前团成一团睡得跟个死猪一样的大庆,单手提着后颈走进小区,一抬头便见自己的房子亮着一展橘黄色的灯光,神秘又温暖,赵云澜笑了,因为他知道此时的沈巍在开着灯看着书等他。

查看全文

日常

说到吃晚餐,赵云澜老是想去吃烧烤喝冰啤酒,但自从认识沈教授后,烧烤冰啤酒就离他而去了,除了聚餐能吃一点烧烤,其他的时候,沈巍都管得比较紧。
每次祝红看着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烧烤,祝红都翻个白眼道:“鬼见愁你想吃就吃呗,这里又没有沈教授”。
赵云澜瞬间收回眼神道:“说什么呢,你们这些单身狗不会懂家里有人做菜的好,沈巍做的饭可好吃了,羡慕死你们”。
祝红看着他得色样,翻个白眼,一口咬上手中的烤串,嘀咕道“GNN”。
一旁的大庆和林静两人对看一眼,双手瞬时往最后一串羊肉

查看全文

晴天

晴天

“早安,云澜,大庆,起来吃早餐了”,沈巍放好早餐抬头看向已起来但看着还像躺在床上睡眼迷蒙的赵云澜,和在猫窝里睡团成一个圈的大庆。摇了摇头起身一边拉着赵云澜一边提着大庆来到餐桌。

吃完早餐后,赵云澜开车先送沈巍去龙城大学上课,而后开车到特调处整理案件。

来到特调处的时候大家都在了,只不过,祝红正在吃着生羊肉,楚恕之正在教育笨笨憨憨的郭长城怎么跟踪犯人,林静则是顶着一头炮炸头发睡得昏天暗地,汪徴夫妇则是一个在教一个正结结巴巴的学,老李则忙着跟大庆做小鱼干,以便出外勤的时候可以当做干粮。

赵云澜和已变成人的大庆走进特调处道:“汪徴,今天有没有案件发来”

“赵处,副处,早,今日没有案件传过来”汪徴飘起来道。

“行吧,有事再找我,我去睡一会儿”赵云澜打了一个哈欠,昨天刚办完一个案件,身体累得不行的赵云澜道。

“好的,赵处”汪徴和桑赞对看一眼道。

没有案件的清晨总是过得很快。

现在是午休时间,赵云澜躺在自己专属沙发上撸着自家死猫大庆的黑毛,一手准时拨通沈巍办公室的座机电话道:“沈教授~,黑老哥~,我们家大庆他说——想吃龙城左边那家的草莓冰淇淋了,让你回来的时候帮他带一个。”

本来安安静静睡觉让赵云澜撸毛的大庆一听,浑身炸毛,使出猫猫拳对着手机道“明明就是老赵想吃,拖我下水,沈教授不要听他的,哼”
    另一边坐在办公室休息的沈巍低头一笑:“好,但只买一个,都不能多吃”。
  沈巍话刚一说完,赵云澜和大庆无声对掌,一个比了一小树杈,而一旁的祝红看到,翻了一个大白眼,“切”了一声,转身继续吃自己的生羊肉,蛇尾在椅子下方的愉悦的摆动着。

晚间赵云澜早早就下班开车去等沈巍下班了。

没赶上车的大庆简直气炸,在特调处炸毛,所有人都离他们的副处远远地,就拍殃及池鱼。

对于在每天都被狗粮包围下的众特调处虽也有很多惊奇的案件去整理,去守护,但特调处的众人还是觉得很幸福。

而自从那一次大战以后。

大庆越来越不喜欢动了,整天的蹲在赵云澜与沈教授的家里,哪儿都不去,林静每天送吃陪打的陪着大庆,小郭老楚俩人隔天换着来看大庆,后来赵心慈从星都局退休,双手拖着变猫的大庆出门走走,大庆却死活也不同意只蹲在赵云澜给他买的猫窝里不走。

直到现在,大家才明白,原来赵云澜和沈巍的离去,大吉还有老李他们的离去对于大庆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永远不会治愈的伤痕,再到后来,所有人都不在强迫大庆出门了。

“阿红阿,你这个终身大事不能拖了,你看我们亚兽族的这些青年才俊也是很多的,要不要在花朝节去看看”四叔看着自从那一战后从特调处回来就再也没出过亚兽族门的侄女。
    “四叔,我都跟您说了,我这辈子都不会谈婚论嫁的,您就不要想了”祝红面无表情道。
  “不是,这你也没在特调处工作了,赵云澜他”四叔还没说完

“四叔,您我都知道,就不要说出来了,我还有会要开,先走了。”祝红红着眼打断道,一边拿着手中的文件向外走去。
    四叔看着远去的祝红,红着眼佝偻着背叹了一口气。

很久后,祝红从亚兽族里走了出来。

祝红突然的想明白了,相比自己,其实更适合鬼见愁的确实是沈教授,祝红红着眼看着面前的几座墓碑,泪无声滴落。

不一会儿,已是特调处老一辈的人员依次现在祝红背后,大庆,小郭,老楚,林静、李倩,几人静静呆在墓地,墓地的名字依次是赵云澜、沈巍、汪徴、桑赞、老李、大吉……

 

 


查看全文
© GGF云 | Powered by LOFTER